京華時報記者孟凡澤
  2013年10月20日,51歲的湯華明用近6萬元的禮金,從百公裡外迎娶了27歲的李海四。婚後,年輕的妻子常藉故離家,如今,結婚剛100餘天的李海四已下落不明。
  而這並非孤案。3個月以來,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彞族自治州內,彌勒市和建水縣下轄多村至少10名中年男子被“騙婚”,女子均來自元陽縣,被騙總金額幾十萬元。
  1
  見面迎娶
  一頓簡單的見面“喜飯”成了結婚儀式
  普通話並不利索的湯華明爬起床,說起結婚那天,恨不能一股腦兒地傾訴,他給京華時報記者展示了一幅迎客松刺繡的半成品,那是妻子嫁來時帶過來的唯一“嫁妝”。
  2013年10月20日,天矇矇亮湯華明就起床了,從床墊下掏出早已包好的6萬餘元。這其中,有56600元的禮金和4006元的介紹費。
  出門前他望了眼屋子,這間父母留下的老屋暗得像個窯洞。在外打工4年攢了8萬元,湯華明計劃用剩下的兩萬元來裝點這個家。等媳婦娶回來,為她置辦一臺電視機和一張沙發,還可以粉刷牆壁,把窗戶上的塑料布換成玻璃,院子里空了十幾年的豬圈,或許也會添置兩頭豬仔,他邊走邊想有了女人的日子會是怎樣。
  坐上保媒人的麵包車,湯華明顛簸近200公里山路前往元陽縣,急著和那個被媒人描述過的未婚婦女、27歲的李海四見面。
  在元陽的一個小飯店里,坐在李海四對面的湯華明只顧憨笑,恨不得立刻把這個女人帶回家。見雙方都很滿意,媒人便點了一桌菜,邊吃邊聊。
  當地叫這個為“吃喜飯”,婚事就算定了。
  飯後,湯華明通過朋友,把彩禮錢和介紹費交給了媒人。“朋友只是個證人,當時怕被騙。”湯華明說,媒人他不熟,只知道叫韓鳳瓊,是鄰村的一個女司機。
  彩禮和介紹費交給媒人後,湯華明才被帶到了女方家裡。見了女方父母,簡單的寒暄,椅子還沒坐熱,湯華明便帶著女人坐上了回鄉的麵包車。
  這一天,往返的路程花了8個小時。
  按湯華明的表述,妻子並不願意辦婚禮。所以,一頓簡單的“喜飯”就成了結婚儀式。
  2
  已婚女子
  到了民政部門後才知道,她戶口本上寫的是已婚妻子的第一次離開,發生在迎娶後的第二天,不能算作失蹤。
  當日,兩人一早前往民政部門辦理結婚證,沒有成功。“到了民政部門後才知道,她戶口本上寫的是已婚。”湯華明說,民政部門拒絕為兩人辦理結婚證,當他質問妻子時,對方搪塞說“戶口本有問題”。
  在家待了幾天后,妻子稱回家改戶口本,向湯華明要了500元路費,一走就是一周。
  11月3日,剛回來的李海四便和湯華明再次來到民政部門,還是那本戶口本,婚姻狀況一欄被蓋上了“離異”的紅章。
  簡單的程序走完後,夫妻倆人手一本結婚證。
  湯華明認為自己在婚後一直做得不錯。從未打罵過妻子,每天給她做飯,最喜歡坐在院子里看妻子刺繡。
  “說起那方面來,有點難為情。”湯華明低著頭說,兩人雖然是合法夫妻,但結婚半年,夫妻生活不足10次。妻子每次總是說身體不舒服。
  湯華明認為,這隻是她的藉口。
  3
  落跑新娘
  飯間,3個女人稱出去走走,未料,跑了倆
  鄰村的韓順清和湯華明一樣,也是通過媒人“買來”的媳婦,女人們都來自元陽縣。
  11月8日,韓順清和他的妻子也在民政局辦好了結婚證,和另外一對夫妻聚在湯華明家喝酒,以作慶祝。
  飯間,3個女人稱出去走走,未料,跑了兩個。
  聽到鄰居的報信後,湯華明和韓順清立刻扔下手中的酒盃,跑了出來,正巧看到兩個女人鑽進一輛麵包車。“眼看著麵包車開走,我們立刻攔了一輛農用車去追。”湯華明說,麵包車很快把他們落在了後面,兩個女人在10公裡外的路口,上了大巴車,去向不明。
  兩個男人只能坐著農用車到了80公裡外的鄰市開遠,等著第二天換長途車奔女人娘家。“路上通了個電話,李海四說她回家玩兒兩天。”
  次日,韓順清陪湯華明一起來到李海四的家中,李海四不在家,其父母稱不知情。湯華明當即撥通了妻子手機,問她到底在哪兒,對方改口稱在鄰市個舊玩兒牌,過幾天就回去。
  “必須回來,要不然我一直在你家等。”湯華明對著手機說道。
  幾番糾纏後,妻子答應讓兩個男人去開遠市等,第二天一起回家。
  第三天,兩個女人被丈夫從開遠市帶回了家。
  4
  數度失蹤
  “失蹤”時常發生,妻子每次都會帶走一些錢
  在家的日子,妻子每天都會在院子里刺繡,但那幅迎客松,僅完成了三分之二,線頭還在。
  “失蹤”並沒有結束,時常發生。結婚半年,妻子在家的時間加起來,只有一個月。
  這期間,李海四以各種理由離家4次。除去最後一次,最長一次離開有一個月之久。本打算用來買豬仔的錢,也讓妻子拿乾凈了,“她每次走,都會帶走一些錢,五百一千的”。
  每次,湯華明都會“去娘家要人”把妻子找回來,但最後一次,沒有成功。
  今年1月25日,妻子稱要去還賭債,向湯華明要了1500元便又離開了。電話催回家,妻子從搪塞變為不接聽,再變為停機。其間,手機定位搜到人在重慶,便隻身赴渝尋妻。
  湯華明到重慶的第一件事,就是為妻子停機的號碼充上話費。手機終於接通了,“她還是搪塞,讓我回家等,她在打工”。湯華明說,他這次急了,直截了當說“不喜歡我可以離婚,把錢退我”,可對方並沒有離婚的意思,表示還喜歡他。
  事後,妻子發短信給他:“我知道你對我太好了,等我這個月忙完了就回來。”短信之後,妻子的手機再也打不通,一直關機。
  5
  多起報警
  “不排除有團夥作案的可能”,縣公安局工作人員稱尋妻無果後,湯華明返鄉報警,他認為這是個騙局。他懷疑媒人韓鳳瓊介紹媳婦從中騙錢,而女方父母也有嫌疑。
  韓鳳瓊對京華時報記者表示,自己只是個介紹人,收取2000元中介費,元陽那邊還有個媒人。至於新娘為什麼跑,她認為是男方對新娘不好。同時,韓鳳瓊稱與元陽的媒人並不熟。
  李海四母親在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稱,彩禮錢她一分也沒見到。女兒在哪兒、做什麼,她更不清楚。這個不會講漢語的哈尼族老人,談話間幾度落淚,擔心女兒出事。
  湯華明花了幾天的時間,跑了十餘個村子,把和他遭遇相同的10人聚在了一起,希望大家一起討說法,“他們的女人都跑了,而且都來自元陽”。
  潘學祿,建水縣盤江鄉新安村人,43歲,花費8600元彩禮錢,將30多歲的女子李後文領回家。辦完結婚證的第三天,妻子失蹤,事後電話稱還要4萬元彩禮錢。
  巡檢司鎮翟家宅村76歲的老漢岳占月,為了給兩個智力有點問題的兒子討媳婦,花了9000多元,連兒媳的名字都沒有弄清楚,兒媳就走了。
  在附近的鎮上,受害者遠不止這10個。
  而元陽縣公安局則稱,雖然這次11名被騙婚的受害人並未到該縣報案,但之前有外鄉人報案,警方立案兩起。“不排除有團夥作案的可能”,縣公安局工作人員稱。
  6
  警方介入
  希望有類似遭遇的當事人儘快報案,以儘快查清真相
  根據京華時報記者現場走訪,已知“被騙者”中,巡檢司鎮里的村民是最多的。
  “目前已接到4起‘騙婚’的報警。”巡檢司鎮派出所段副所長表示,事件已進入調查階段。他希望有類似遭遇的當事人儘快報案,以便儘快查清真相。
  京華時報記者瞭解到,巡檢司鎮地處山區,總人口3萬餘人,男女比例基本持平,90%的百姓為農業戶口,全鎮農民年平均收入6966元。巡檢司鎮政府黨政辦公室劉副主任稱,全鎮外出務工人員不到兩千人,占全鎮人口的十分之一不到,絕大多數人務農為生。
  閉塞、貧窮是不是造成這裡多人被“騙婚”的原因,劉副主任稱不好回答。  (原標題:婚結了 錢給了 新娘不見了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ft27ftai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